新闻动态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企业新闻 >

回到新疆 回到天山 回到心灵的家园 记住穿越乌

发布日期:2020-10-10 12:07浏览次数:

每一次离开都是归来的开始。自从2019年新疆事件以来,新疆的朋友一直在催我,“菲达,你什么时候再来,我们去狼塔,我们去乌孙!”各种旅行计划。本来是2019年的,因为去了珠穆朗玛峰东坡,取消了。今年,由“让我们去冒险吧”胡狼领队邀请参加国庆乌孙的团队,在国庆前夕踏上了回新疆的征程。

回到我生活了两年的大都市,走进两年前的同一个房间,躺在满是灰尘却懒得打理的木床上,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这些都让我心酸。在温暖的阳光下,事情还是不一样的。好在新疆不缺朋友们的热情款待,比如暖锅、偷东西、货架上摆着肉走路、大乌孙被杀的轰炸依次进行。红酒和白酒的混饮当然是不够的。

幸福就是这么简单,我们就辛苦吃一会儿吧。我从新疆回来后,觉得如果不承认自己饭量大,有点不老实。

我去克健是因为出发时间还早,所以锻炼了筋骨,练了腿。效果完全演变成了对旅游的极大侵蚀,我走了不到两公里。

雅丹地貌

从314国道出口,沿便道至柯建,周围十余公里为丫蛋地貌。处处见沟壑,姿。丫蛋地貌与新疆其他地区的区别在于,它是靠气势取胜,而不是靠奇形怪状。托克逊丫蛋地貌以泥岩结构为主,不易受外力破坏。风沙的侵蚀只造成了表面的高低起伏。站在里面就像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。总的来说,丫蛋地貌多见于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区,如柴达木盆地北部中国最大的丫蛋地貌,其次是罗布泊地区的丫蛋地貌、克拉玛依的怪兽城和吉木萨尔的七彩湾。和可儿健一样,能在国道边上浏览,前所未有。

Kerjian回流

欣赏完丫蛋地貌,沿着公路走了十几公里,来到了克尔建镇政府。在这里,我瞥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怪情况——回流。在农村的最低点,公路两旁的运河水冲向远方战役的高地,令人叹为观止。专家云认为,这种奇特的景观并不是真的“水往高处流”,而是这里特殊的地理因素,让人产生“视力差”的感觉。

岩画

出了克建镇,继续向北。七八公里外有一座石山,上面有一排巨大的石雕和绘画。与我们地区其他地域岩画的不同之处在于,在被猎杀的动物中,除了牛、马、山羊等食草动物外,还有老虎在前面追野鹿,猎人在后面射箭的格局,这让相关专家兴奋不已。从未来的图片可以看出,古代老虎和狼出没于该地区,这可以完全证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本世纪初看到罗布泊的“罗布泊”并不是一句空话。石雕水系图:从岩画山出发,有一座山叫潘岩二塘,上面有一幅水系图,刻在一块67米的巨石上。这幅画描绘了近40条河流、泉水、运河等。并利用这块石头的自然坡度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当时的自然水系,其中最长的石头河?它长5米,深7-8厘米。在水系的下游,也有大量的猎人骑马狩猎。准备生动的吃草、喝水、在草原上奔跑的图案。据有关专家介绍,这种石雕水系是世界上首次发现,其文物价值不可估量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