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1938年,苏军与日军在防川村一带交火,史称“张

发布日期:2020-09-19 01:43浏览次数:

中国唐姓村子

历史的车轮滔滔向前驶进,变的是那份岁月,稳定的是那份永恒的足迹。

在辽阔的中国北方,有着这么一个极为特殊的小乡村,其地理位置正利益在中、朝、俄三国接壤处,前往邻近乡镇的路只有一条,而且基础都不能算是路,而是一道不到十米宽的堤坝。历史上,这里曾经发作过洪水,这条唯一门路也被不幸淹没,乡村也就因此成为一块飞地。想从邻国借路前往,效果还因为边防问题被拒绝。这个乡村就是位于吉林珲春市敬信镇的防川村

在防川村,人们若是站在高处,便能将中、朝、俄三国的领土一览无余,搭船向东行驶15海里,就是日本海。早在我国唐朝时期,这里就是前往日本的必经之地,商贸往来十分繁盛。遗憾的是,晚清时期由于积贫积弱,中国已经彻底落伍于世界,在侵略战争中节节败退,签订了无数不平等条约,尤其是在《北京条约》中,将图们江口四周的四十余万平方公里的黑土地尽数割让给沙俄,今后失去了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。

只管如此,沙俄的野心依旧没有获得满足,在签订条约之后树立界限碑时,沙俄方面险些是能不立就不立,而且穷经心思地把界碑往中国偏向迁,企图通过这种下作手段来掠夺我领土地。幸亏清政府并非全是庸人,朝廷察觉此事后,于光绪十二年(公元1886年)特派督办边务大臣、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吴大澂前往处置惩罚。吴大澂对沙俄方面提出严重抗议,同时凭据条约内容和历史文献据理力争,最终得以重新竖立界碑。事实上,吴大澂不仅将黑顶子山地域(今吉林珲春敬信镇)夺了回来,还将界碑从距图们江46海里处移至30海里处,并挣回了图们江的出海权(非出海口)。

1938年,苏军与日军在防川村一带交火,史称“张鼓峰事件”。战败的日本士兵充满恼怒,可是又打不外苏联人,只好将满腔怒火发泄到防川村村民身上,欺压他们全部脱离,今后这片土地酿成了一个无人村。另一方面,苏联也将实际军事控制线推至图们江边,这样一来就导致防川村与珲春县城的联系就只剩下一条宽度不足10米的江堤——洋馆坪路堤。

中国最奇特的村子,因一场洪水成为飞地,与祖国分散三十年后回归

二战之后,中国乐成收复了陷落的防川村,并派军队护送18户党员家庭前往防川村居住。遗憾的是,1957年发生了一场洪灾,洋馆坪路堤不幸被冲断,高水位更是将其彻底淹没,防川村也成了一块“飞地”,村民们收支往来只能借路苏联。一开始中苏两国关系处于蜜月期,民间借路也就不成问题,然而随着中苏开始交恶,防川村的村民就很难自由行动了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yabo下载_yabo88体育_yabo88app  yabo88体育_yabo88app_yabo88下载  yabo88下载_yabo888_yabo国际  yabo国际_yabo88app下载_yabo直播  yabo下载_yabo88体育_yabo88app